NBA联盟中不少球员之间都会有个人恩怨,这很正常,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但因为在野球场打球最终结怨,真的不算多。

结果状元班凯罗和刚刚转会老鹰的德章泰-默里在野球场上发生冲突,双方不光是在场上飙垃圾话,甚至还在场下取关了INS。

更尴尬的是,作为同样都来自西雅图的球员,默里和班凯罗本来是老大哥和小老弟的关系,但是现在双方关系就十分微妙。

大概情况是这样的,在一场业余比赛当中,德章泰-默里通过一系列投篮假动作晃飞了防守他的班凯罗,随后上演自抛自扣。

在完成扣篮后,默里上前拿走篮球并对着班凯罗喷了一番垃圾话,随后才把球狠狠砸给准备底线发球的班凯罗。

随后根据媒体晒出的现场视频,在下场之后默里还对队友说,Its amans league. He a little boy, hes too soft.(这是男人的联盟,他只是个小男孩,他太软了。)

如果把这个理解为一场比赛里的垃圾话,还是可以说得通的,但是默里多少有些得寸进尺。

赛后他转发了自己戏耍班凯罗的视频,并且配文继续Diss小状元:“欢迎来到联盟!他们说我这样不太尊重人,我知道,但那又怎样?”

状元班凯罗也没忍默里,直接转发了默里的INS隔空喊话:“呵呵,在INS上取关我,还有所有的事情,这肯定是私人恩怨,对吧?那没关系,请你下次一定领防我,别再叫包夹了哥们。”

然后双方便从球场上的battle变成了网上的辩论,双方你一言我一语。先是默里写道:“我曾经是那么支持你班凯罗,不要在网络上说些有的没的……”

“你变了,你不再是那个谦逊的小男孩,不再是那个我曾经支持的孩子了,我对你也不再有尊重了!”

“保持谦逊。你是在在现实世界里生活,这不是开玩笑!当然我还是希望能看到你获胜的,这是我的态度!”

按理说,默里主动挑衅对方,然后让对方保持谦逊,多少有些没什么道理。更有趣的的是,作为同样都来自西雅图的球员,双方此前关系似乎很不错。

今年选秀大会之前的五月份,保罗-班凯罗便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:“德章泰-默里一直在跟我聊有关选秀的事情。我很期待未来能在场上跟默里同场竞技。”

一个是防守方紧逼后他做了砸球动作,另一个则是进攻方进攻未果,默里抢下防守篮板,直接对倒在地上的进攻球员做了砸球动作。

这些,都让不少球迷感到不适。如果说这些算是野球场上的文化,那么转会交易中默里也说了一些不该说的内容。

2019年11月13日,帕克在自己的退役仪式上深情感慨:“德章泰-默里,现在马刺在你手里,加油啊,小兄弟。”

今年选秀大会,当马刺第九顺位摘下杰里米-索汉,默里的祝福短信也立刻送上,“默里已经给我发短信欢迎我加入马刺队,我会很快和马刺队的其他球员都取得联系。”

彼时骑士、老鹰、尼克斯等队对他都有意向,《露天看台》更是表示:“老鹰试图用科林斯换默里,马刺想要一个‘朱-霍勒迪交易式’的筹码。”

事后默里自己透露,这笔交易之所以能够达成,是他和特雷-杨共同推动的结果。

“大概在2-3周之前,我们两个就在讨论这件事情。特雷-杨最终推动了交易的出现,我们两个都希望能够在一起打球,我们的组合一定会非常特别。”

“无论是在进攻端还是在防守端,我都能给球队带来强硬的表现,我们两个都是乐于牺牲的球员,我们乐于为队友们提供帮助,让他们变得更好,这样一来球队才能变得更好。”

显然,相比待在马刺,默里更愿意去有竞争力的球队,事后他自己都毫不避讳地说:“马刺不想看到我在漫长的重建中浪费时间,他们想要看到我取得成功,他们想要看到最棒的我。”

离开马刺,默里也在社交媒体感谢球队:“在那里的经历很好地表明了我是一个努力工作的家伙,并且是一个很棒的人。最重要的是,这是我的职业道德,克服一切困难,不让任何事情阻止我,不管是在场内还是场外,要保持专注。”

“我热爱我在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时光,我觉得那将永远被记住。我在马刺入选全明星。现在,我满怀期待地来到亚特兰大老鹰队,成为全新文化、新城市中的一部分。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我的队友们并肩作战了。”

网友留言道:“再见!飞走吧小鸟,祝你好运,至少进入第二轮。我们得到了一批选秀权,现在我们将围绕凯尔登-约翰逊重建。”

随后默里回复到:“按马刺队建队方式,没有我会再输15年。马刺队的问题绝不是管理层,其他的问题比篮球方面更严重。”

对于NBA球员来说,展示自己的个性没什么问题,但是前脚离开后脚说老东家坏话,多少让人感觉不太舒服。

毕竟在大家印象中,德章泰-默里是一个打球兢兢业业、低调谦逊的篮球少年。毕竟马刺这么多年的文化,核心人物始终都是波波维奇,很少传出一名球员有多刺头的消息。

只不过等到默里离开马刺,一连串负面的内容总给人一种他要放飞自我的感觉。但实际上,这可能才是他最真实的模样。

他曾指着电视上一群犯人排队走出牢房的画面说:“如果没有篮球,我现在的人生应该跟他们一样吧。”

默里的童年是黑暗的,“我的父母也不能说不负责任吧,只是在我的人生中,他们总是时隐时现。许多小伙伴每天都有父母在身边,上学、回家、训练……但我没有。”

帮派、毒品、暴力都曾浸染过默里——默里15岁时就不止一次进过少管所,还曾吸食过,按他的话说,“我生活的地方,随时随地都有性命之忧。”

在15岁走出少管所的时候,默里的舅舅特里-汤普森出现在看守所的门口,“跟我走吧。”

“记住我跟你说的话,如果你继续混帮派,或者跟我们那里的那群人一起上街,你就准备好挨黑枪吧,所以,这两件事,你最好都别干,你是想在监狱过一辈子,还是拥有一个成功的人生,你自己选吧。”汤普森对默里说道。

舅舅的话,默里听进去了。自从来到舅舅家后,他的个性收敛许多,而且在舅舅的影响下,默里渐渐喜欢上篮球。

而他的篮球天赋也让西雅图人“克六”克劳福德对他照顾有加,克劳福德一直用短信鼓励默里。休赛期,克劳福德还会带着默里在健身房训练。

克劳福德自己也说,他和其他关系好的NBA球员,两三天才会联系一次,但和默里几乎天天都会聊。

“有时候很奇妙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和这个孩子很亲密,看着他就像看到了我自己。”

克劳福德新婚前夜举办了一场单身篮球派对,当时克劳福德告诉默里叫上他所以的朋友,不用担心花销,因为全部他来买单。

那一晚,默里看到了保罗,“保罗在更衣室和我聊了很多,他是NBA最好的后卫,我就不停地向他提问,而他也在那个晚上教会了我很多东西。”

默里的大学队友塞布尔曾这么评价默里:“当全队都在开派对泡女孩的时候,默里一个人在健身房里训练,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比赛里。”

一路走来,默里完成了逆袭,但圣安东尼奥的沉默,或许也遮盖了这个少年曾经的本性。

离开了纪律严明的马刺,默里不用再扮演沉默少年的形象,毕竟他的队友特雷-杨,便是联盟最狂傲的年轻人。

无论球场上如何嚣张,甚至场下也可以不够谦逊,但请沉下心来兑现所有的潜力,毕竟NBA的赛场真的足够残酷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